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英超 >

中外新闻记者团的第一次交往

2021-11-24 19:12 浏览:

这一清末,迫于清朝政府的压力和迫害,不少进步人士逃到国外从事报刊活动,宣传自己 的主张。梁启超、孙中山、章太炎等都是。他们的报刊活动也具有中外新闻界交流的意 义。不过大都具有个人性质。随着中国报业的勃兴,中外新闻界交流也有了很大发展。 交流的方式多种多样。但组团访问成为最有代表性的方式。从目前所掌握的资料看,最 早组团访问中国的是1910年6月来华的日本新闻记者访华团。 1910年5月,中国在南京举办大规模工商展览——南洋劝业会。日本新闻界得知此 消息,也组织记者团来华采访并进行访问。记者团由东京、大阪的一些大报记者组成。成 员有《东京日日新闻》中村明、《京都新闻》加藤长荣、《中外商业新闻》尾琦喜荣、《国民新 闻》河上哲太郎、《读卖新闻》皆川秀孝、《大和新闻》在野摹平等,团长加藤长荣。记者团由 东京出发,于6月3日抵达上海。 6月5日午后4时,驻沪日本总领事有吉为欢迎日本新闻记者代表团来华访问,在虹 口辰虹园设盛宴招待。邀请上海各大报经理、主笔,日本报纸、通讯社驻沪访员及商界名 人出席,共数十人。5时开宴,首由日本总领事有吉致欢迎词,略称中日交谊之关系及两 国新闻界和亲之必要。次由上海报界代表江漱丞致词,略谓中国南洋劝业会为草创,蒙各 位惠临指导不胜荣幸。

中日关系致切,昔时汉学由中输日,今日日本报界来华相互切磋。 俾中国报界智能增进,尤为欢欣。复又日本新闻记者代表团长加藤致答词,略谓:日本报 界怀着增强中日两国新闻界友谊和联络之心愿来上海,希望双方加强切磋。然后自由发 言,最后摄影留念,互增礼品,于6时许极欢而散。 6月6日午后6时,上海报界同人假虹口辰虹园设宴招待日本新闻记者代表团。出 席宴会的日方嘉宾,除日本驻沪总领事有吉、新闻记者代表团全体成员及日本报纸通讯社 的驻沪通讯员外,还有东亚同文书院的大元倡等。宴会开始,上海各报馆同人代表杨千里 起立致欢迎词。说:今日为中日两国记者交欢之第二次宴会。第一次欢会两国记者皆以 诚恳相见,皆公认为国民交流之始,皆以为有裨益于两国之邦交及东亚和平大局。第二次欢会,当共持两国记者所希望之目的,为共同进行以结永久之好。夫两国国民交谊之殷 笃,实现两国交涉之事实,以为祈响,而言论机关实足为两国外交家之依据。两国记者交 欢于中,则上以融两国政府之意见,下以通两国国民之感情,无尔诈我虞,无徇小忘大东亚 大局,自保和平,以觅列强之窥伺。他日两国记者联合而成协会,实以今日之欢会为左券 之操也。[12言毕,日本总领事有吉起言,略称杨君所言极为惬意,东亚和平大局视须中日两 国保持,无藉他国之力诚为致论,即两层意见,余也甚表同情。

并希望联络机关之从速成 立。又言余以国民一分子名义申明己见,谓中日两国报界均有需改良之处。日本报纸虽 于西洋文化略知一二,然于中国情形则尚茫然,一无所知。这样日本报界未悉中国情形, 中国报纸对于日本报界也不免有误会之处,两国报界应加以改进等。言毕声明,今日尚有 宴客事不能久陪,遂先退席。 继起发言的为日本新闻记者代表团长加藤,他说杨千里君所言设一联络机关一事,为 免两国报界误会及交换知识之建议,极为赞成,其次各报记者皆能以本报社表其同情,惟 联络方法不能预定,俟回国后与各报商量再行函告。《上海日报》社社长西木建议商定具 体办法后,再与上海日报公会联络。发言毕,有人起身称,诸君皆有演说名论,余愧不能, 聊吟诗一首,以助诸君兴趣,诗日:“溺溺南熏万缘新,夕阳会客笑谈亲,交情不怪忽相熟, 为弟为兄报界人。”演说毕,众举杯畅饮,酬酢尽欢,至8时半散。 日本新闻记者代表团在上海参观访问,并同一些报社开展交流活动后,离开上海去南 京参观采访南洋劝业会。之后去北京等地访问。 二、中国最早出访的记者团 辛亥革命胜利后,中国报业出现了短期繁荣。袁世凯篡权后对不同政见报刊实施高 压政策,中国报业走进了低谷。

中国时事新闻社记者_最新英语时事短新闻100_最新英语时事短新闻

上海报业因租界关系,袁氏势力不能直接插手。因此损失 较小,又相继创办了《中华新报》,《新青年》,《民国日报》等。1916年袁世凯死后,时局的 变化给中国报界带来一丝希望,上海报界为求发展,决定组团出国考察,学习国外先进经 验。1917年11月组织了大型记者出国访问团。 上海记者赴日考察团,由上海日报公会发起组织。成员最初为《申报》张蕴和、张竹 平,《新闻报》汪汉溪,《时报》包天笑,《神州日报》余毅民,《时事新报》冯心友,《中华新报》 曾松翘,《民国日报》吴葭生,《新申报》席蓉轩等。此次出访的目的。“专为调查东京、大阪 等地各大报、新闻社编辑部营业部内部之组织”及其活动,“并考察日本工商业之状况”, “相约无论公私集会,对于政治问题概不之及予”。[2] 上海记者赴日考察团计划11月24日出发,先后访问日本的长崎、神户、大阪、东京、 京都、横滨等地新闻界及工商界。于12月10日返沪。为使访问顺利进行,上海日报公会 同中国驻日使馆、领馆,日本新闻界、工商界进行了充分联系,具体安排了活动时间和内 容。如11月16日,上海日报公会致电中国驻日使馆,称:“东京中国公使馆章公使鉴:各 报馆现组织新闻记者赴Et考察团,定敬日出发,请转知各领事及各华商会,以便接洽。

上 海日报公会。”[3]日本新闻界和工商界对上海记者考察团的来访也表示欢迎。如长崎华商 会及日本商会给上海日报公会的复电称:“本月二十六日午刻华商会开欢迎会,晚间日本 商会开欢迎会,请详复长崎中国领事馆”。[41 第三届世界华文传媒与华夏文明传播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历史篇 22日,日本在沪新闻单位,在El本人俱乐部设宴欢送上海新闻记者赴日考察团,日本 新闻界出席者为《上海日报》、《上海日日新闻》、东方通讯社、春申社、《大阪每日新闻》、《大 阪朝日新闻》特派员等。主人致辞称,此次考察团赴日考察,可以化除两国误会,增进睦 谊。客人答词称,此为主要目的之一,另外还要向日本新闻界学习。宴毕观看文艺演出, 上海记者赴日考察团出发前夕,成员又有了变化。《申报》张蕴和因病由伍特公代替,《新闻报》汪汉溪因故改派冯已恭,《中华新报》曾松翘改为张群,《新申报》席蓉轩改为沈滔 (号泊尘),新增《亚洲日报》薛德树。成员由9人增为10人。日方新闻界同行者为东方通 上海记者赴日考察团于24日上午6时许,乘日本邮船会社之近江凡号客轮出发,海上风平浪静,于25日上午9时抵达日本长崎港,“由我国驻长崎领事随员王绍贤到船接 洽。

最新英语时事短新闻100_中国时事新闻社记者_最新英语时事短新闻

日方新闻界到船迎接的有《长崎Et日新闻》、《长崎新闻》、《长崎每日新闻》、《长崎英文 新闻》、《崎汤日日新闻》、《大阪每日新闻》、《朝日新闻》、东洋日之出通讯社、九洲日之出新 闻社等,接见谈话,是晚仍宿船中。二十六日晨我国长崎领事冯锡之君到船接待一切,九 点半钟即乘小汽船至中国领事馆”。[5]稍后至日本邮船会社支店、长崎县厅申谢,参观长崎 商业会议所、鲍鱼检查所等。中午长崎中华总商会设宴招待。下午在七会社召开记者招 待会,晚上长崎新闻界宴请。 27日上午,考察团由长崎赴神户参观,28日上午7时许抵达。受神户新闻界、工商界 及华商会的欢迎。28日午后3时记者团成员分乘摩托车至诹访山之金星台参观,神户各 界举行欢迎会。金星台设在山麓,以红白之布周围张栏,上盖天幕,军乐悠扬,中日之国旗 飘扬风中,鸣礼炮表示欢迎,主宾致词后众呼中日两国万岁。然后是文艺演出。是晚神户 商业会所及神户日友实业协会设宴招待。此宴费约在2000元左右。 29日考察团由神户乘车去大阪,当日抵达。主要参观访问大阪的新闻单位。先至大 阪每日新闻社访问,后至大阪朝日新闻社参观,由大阪新闻记者俱乐部派员带领。参观了 各报的组织机构和印刷设备等。

主人介绍了报纸编辑、制作、印刷、发行等过程以及发展 规划。特别介绍报业向托拉斯发展的情况,“大阪之新闻与东京互相联络,大阪之朝日新 闻与东京朝日新闻为一家,大阪之每日新闻则与东京日日新闻为一家,大阪东京间各以长 距离之电话通消息,如在一室中也。,,[61 上海记者考察团于30日抵达京都,作短暂访问后乘火车于12月1日下午约2点钟 到达东京。中国驻日公使馆及东京新闻界、工商界数十人到车站欢迎。考察团乘车赴公 使馆晋谒公使。晚上东京新闻界在日本外交记者俱乐部设宴招待,东京各报之外交记者 出席,欢宴至8时半散。考察团在东京活动的重点是访问新闻界。2日至3日分别访问 了《报知新闻》、《读卖新闻》、《东京朝日新闻》、《东京日日新闻》、《大和新闻》、《中外商业新 闻》、《东京每日新闻》、《万朝报》、《都新闻》、《二六新闻》、《东京每夕新闻》、帝国通讯社、电 报通讯社、共同通讯社、《日本泰晤士报》等十多家新闻单位。同东京新闻界同行进行了更 广泛,更深入的交流。3日上午考察团去东京记者俱乐部参观,并进行座谈交流。日方介 绍俱乐部由“有力之新闻家”所组织,设会长1人,评议员15人,每年改选一次,春秋二季 开大会,每月开例会。

中国时事新闻社记者_最新英语时事短新闻100_最新英语时事短新闻

当年当选为会长的是《万朝报》社长、Et本著名之小说家黑岩泪香。 座谈会内容广泛,气氛热烈,会末黑岩赋诗一首。包天笑答之,至3时散会。考察团还访 29 问了东京帝国大学,看望了早稻田大学留学生等。同留学生在该校清风亭茶话,了解同学情况。 上海记者赴日考察团的最后一站是横滨。该市新闻界委派贸易新报社田松元先生专 程到东京迎接。考察团于12月5日中午抵达横滨。横滨通讯社社长日比野重郎、贸易通 讯社社长三宅磐石、每日新报社社长片山修吾、内外通讯社山下、日日新闻社粟元以及东 京各报驻横滨支局长等到火车站迎接,并宴请。下午考察团拜会中国驻横滨领事馆、中华 会馆等,随后参观贸易新报社。当晚返回东京。以后又陆续参观了东京国民新闻社、日清 汽船会,并到白岩龙平邸,中午茶话。7日下午东京中国留学生会在会馆开欢迎会。是晚 由东京出发返国。 上海记者赴日考察团回国后,为向中国新闻界介绍日本新闻事业发展情况,包天笑根 据考察中搜集的资料,编著了《考察日本新闻记略》一书,于次年0月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 版。作者在前言中称:“在日颇得彼帮记者之指导,于所谓日本新闻两势力地之东京、大阪 得以参观一切。归国后,友人颇以次相询者。

此次行程殊促,苦未能多所研究。且新闻一 业现时已视为一种科学,更非浅学者之数言所能尽。今兹所述,不过一时之杂说,管窥蠡 测之见,殊足为大雅所哂,也以聊答友人之询问而已”。说明新闻界对此次考察活动的关 《考察日本新闻记略》首刊《考察同人摄影》、《大阪朝日新闻各部》等照片,前言叙述了作者对新闻事业的看法和感想。首先指出新闻事业的重要作用。他说,“新闻纸者,饭也。 人类每日之需要新闻纸,犹如每日之不可不饭”,“新闻纸者,灯也。社会若无新闻纸,则为 黑暗世界,斯言也,亦为舆论昌明,新闻纸有强盛之势力者”。面对中国新闻事业发展状 况,作者发出了“吾国之新闻事业,全国中以上海为最,若以与彼东京大阪相比较,程度相 差远矣”的感叹! 该书对日本新闻事业介绍比较全面。内容包括:“日本新闻纸之起源与沿革”、“日本 新闻纸之制作:一编辑部、二印刷部、三营业部”、“日本新闻纸职务之分任”、“日本新闻社 之设备”、“日本报纸之经济”、“日本新闻纸之交通与特例”、“日本新闻社之预算实施”、“日 本新闻纸之盛衰”、“日本新闻社员之养成”、“日本之势力与进步”、“日本新闻界之两大供 给”、“日本新闻界之联合团体”、“结论”等。

中国时事新闻社记者_最新英语时事短新闻_最新英语时事短新闻100

书末附《轮转机普及之大势》译文。 三、中国记者团第一次出席世界报界大会 世界报界大会发起于1915年,是年7月至10月,美国旧金山举办巴拿马太平洋万国 博览会,许多国家都派记者赴会采访。美国记者提议成立国际报界大会,于是第一次世界 报界大会在旧金山举行,选美国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威廉博士为会长。中国没有派 记者采访博览会,未能成为世界报界大会成员。 第二次世界报界大会,原计划1921年4月在澳洲召开,后因故改在夏威夷,于是年 lO月在檀香山召开。会前,1919年2月威廉博士访问中国时,正式向中国报界发出邀请, 不久又寄来书面邀请函。会议内容主要是就报业发展的理论与实际问题进行讨论以及探 讨各国新闻界如何加强联系和交流等。 中国参加世界报界大会的代表团由6人组成。他们是许建屏(4t表上海El报公会及 《大陆报》)、董显光(代表《密勒氏评论报》)、钱伯涵(代表天津《益世报》)、黄宪昭(代表广 第三届世界华文传媒与华夏文明传播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州《名星报》)、王伯衡与王天木(代表《申报》)。[71因董显光曾留学美国,在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、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系就读,是威廉博士的学生,又有许多美国旧识,在大会期间许多 事情由他联系,实际上成为中国记者代表团的团长。

第二次世界报界大会于10月11El开幕,美国总统发来贺电,祝大会成功。他说:今 天在建设民治主义国家中“实以报纸最为伟大”,“余对诸君大会之希望无他,唯希望其结 果为各国际间一种谅解之先导。而此种谅解为世界和平之保障”。中国记者代表团的出 席受到大会的欢迎和重视。董显光、许建屏、王伯衡分别被推选为未来新闻事业组、大会 议案组和会章修改组成员。六人中有四人分别在大会上发言。首先是董显光发言,题为 “中国记者对世界记者之谨告”,阐述中国已成为世界的重要国家之一中国时事新闻社记者,而各国报纸关于中 国的报道殊少,希望各国记者到中国游览,考察中国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教育及社会等,进 行研究,加以报道。其次是许建屏发言,题为“中国报界对于世界报界之意见”,其中心内 容是,巴黎和平会议早已结束,而各国政治家对于世界和平的种种政见皆未实行,关于中 国问题,尤其如此。各国报界只管登载外交家的政见,而不知督促其实行,所以世界报界 未能履行其职务,中国报界甚为失望。黄宪昭的发言为《美国组织一新闻记者团访问中 王伯衡的发言最为引起与会者的注意。他在题为“中国与报纸”的发言中,较全面地介绍中国报业发展的历史与现状。他说“报纸两字在中国历史上由来已久”。

最新英语时事短新闻100_最新英语时事短新闻_中国时事新闻社记者

简要介绍了 中国古代报纸发展情况后说,“开元之际,有‘开元杂志’之发现,是为中国报纸之始,并为 世界报纸之始”。只是到了近代,中国的报纸落后了。在介绍中国报业现状时,他说“以近 El中国报纸之情形,与世界各国报纸比较,则其相差,有天地之别”,但中国报业经过同人 的努力,也在缓慢地发展。“据申报统计处之调查,中国全境现有出版品共计有1134种, 内有日刊550种,周刊154种,月刊303种,季刊4种,年刊1种,半月刊45种,半年刊1 种,二月刊1种,二周刊5种,二日刊3种,十日刊46种,五日刊5种及三日刊9种。此 1134种内,有26种为外国人士以外国文字发行者”。中国报纸多集中于中国东部大城 市,如广州、武汉、天津等,“惟其努力终不如北京与上海”,其他地区“均为无足重轻者”。 但他对中国报业发展前景充满信心。他说:“中国报业事业前途之发展,与外国报纸事业 之并驾齐驱之日,可指日而待也。” 为促进中国报业的发展,王伯衡指出:“中国今日报界宜创办一种设备完善,宗旨正大 之国际通讯社。”此国际通讯社宜求全世界报界协力组织之”,聘请“中外专家,善为编 辑”。它的任务“一方面以中国有价值之新闻,供应于世界;另一方面以各国有价值之新闻 供应于中国w引,加强中国报界与各国新闻界的联系与沟通。

大会通过一系列决议案,如《请各国政府减少新闻电费》、《请各国政府取消不利报纸 发展的种种限制》、《请各国大报互换记者》,等。 为了加强各国报界的联系,促进报业的发展,大会设立了一些专门机构。(1)新闻传 递委员会;(2)促进言论自由委员会;(3)办理交换新闻记者委员会;(4)提倡新闻教育委员 会;(5)维持报界道德委员会;(6)组织新闻记者互助委员会等。 大会决议设会长一人,副会长每国二人。美国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威廉博士当 选为会长。“中国之被举者上海申报总经理史量才、广州明星报黄宪昭。,,[9] 会议期间,大会组织各国代表参观当地各大报,交流情况。会后中国代表团部分代表 31 去美国本土访问,参观访问美国一些大报和通讯社,介绍中国的情况。王伯衡在纽约美国外交后援会作了演讲,系统介绍中国政治、经济、文化教育及新闻界情况。他们还及时向 国内大报发送采访的重要新闻。 中国记者代表团出席世界报界大会具有重要意义,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一是 标志着中国新闻界对外交流达到新阶段。第一次大战后,国人迫切需要了解世界形势的 巨大变化,国内各大报都竞相加强国际新闻的报道,派遣驻外记者与日俱增。

上海《时事 新报》、北京《晨报》联合派遣的瞿秋白、俞颂华、李崇武,天津《大公报》派遣的胡政之等是 典型代表。他们在国外十分活跃,取得优异成绩。但他们大都以个人名义进行活动。此 次代表团是代表中国新闻界,其地位、作用不同。二是更广泛地同各国报界进行交流,促 进了中国新闻界同更多国家新闻界的交往和了解。以往派出的记者大都限于在一两个国 家活动,此次则同众多国家新闻界交流。为了让国内同行吏多了解国外新闻界情况,上海 报界翻译出版了由会长威廉博士主编的《世界报界大会记录》一书。该书于1922年出版, 收入了大会会章、决议及大会发言等。大会闭幕不久,世界报界会长威廉博士就于1921 年12月初来华访问,同北京、上海等地新闻界进行广泛交流。接着就是世界报界大会新 闻调查委员会会长、美国新闻家格拉博士来华访问。以后外国新闻界来华访问者不断增 注释:[1]《申报))1910年6月7日。 [2][4]《申报)1921年11月20日。 [3]《申报))1917年11月17El。 1-53<<申报))1917年11月27El。 [6]《申报》1917年12月。 [7]《申报》原来是史量才出席中国时事新闻社记者,后改派王天木出席。 [8]《申报》“星期增刊”第107期。1921年10月16El。 [9]《申报))1921年11月26El。 (上海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研究员) 第三届世界华文传媒与华夏文明传播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